<b id="c3zu5"></b>
    <source id="c3zu5"></source>
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泉新聞網 >> 甌江源·龍泉 >>正文

    梅地,馴化靈芝的地方

    2022-07-27 來源: 記者:

      莫子易

      梅地村。大片原始闊葉林。茂密,繁復,人跡罕至,綿延不斷。龍泉市準野生靈芝研究所在這里栽培靈芝。野生靈芝馴化基地。植被百分之百保護,原生態的,保守的,現代的,沒有塵埃和污染。

      馴化基地在密林深部,腐土枯葉被做成一畦畦栽培土,大面積的,小面積的,分布在密林各處,與山、水、林渾然一體。靈芝均勻排列,有序生長。赤芝、紫芝、禇芝,有粉芝、無粉芝。耳朵形的,牛蹄形的,銅錢形的,單個,重個。黃色、紫色、禇色。猶如幼兒園里一群孩子,可以看到它們成長的過程。一圈一圈地增大,從內部的中心向外緣世界進行。新長出的一圈鮮肉,如生命光環,直至成熟,出粉,然后收獲。

      原生態靈芝基地處于一條生態溝地帶。山水靜謐而優美,地形錯綜而復雜。跟前一條山澗跌宕而過,水聲潺潺。基地內修建了一條石徑,循環往復,出沒無常,于樹木間通幽,再通幽。在任何一處,無法想象自己所處位置,無法想象基地全貌。往前走,路不通,歇一歇,沒有回頭路。換一個角度和方向,山重水復,柳暗花明。密林里仿佛駐扎了一個大兵營,靈芝們成各種列隊,一畦一畦,千軍萬馬,若隱若現。身在其間,似深陷四面埋伏,楚歌一片。項永年先生,地道的梅地人,五十開外,樸實,憨厚,準野生靈芝研究所所長,年年豐家庭農場主,浙江省原生態準野生靈芝創始人,他一直在前面給我們領路,講解,帶我們入門,見識靈芝世界各種奇妙。

      現在是靈芝出粉時候。為免靈芝遭受雨淋,土畦之上,支起透明的塑料篷子。篷子里面,每一個靈芝都用一只袋子套住,袋子外面,一層禇色粉沫。項永年先生說,那些粉末就是靈芝袍子粉。袍子粉太細,還有很多從袋子內部滲出來,浮在袋子表面。項永年先生告訴我們,基地里的靈芝是通過野生靈芝馴化過來的。馴化,我喜歡這個詞被用在這里,玩味了一下。項永年說,經過馴化的野生靈芝孢子顆粒飽滿,質地厚實、致密,孢子粉純度達99.99%,有效成分高于全國各地同類。他說,中國工程院院士李玉曾說,這里的靈芝原生態栽培在國際上獨具特色。

      靈芝吸大自然之靈氣,聚天地之精華,素有山中仙草之稱,有很高的保健食用價值。靈芝粉效用更佳,市場占有量越來越大。想起曾經食用過靈芝孢子粉,就問項永年先生,這些禇色粉末可以食用?他說,可以食用,但須破壁,達到百分之九十八,其營養更容易被人體吸收。

      三伏盛夏,密林外面布滿陽光,里面,一片陰涼,所有的樹木都撐起闊葉傘,把陽光擋在外面,偶爾漏進林子的,是虛弱的斑駁光點,落在靈芝上面,靈芝就鮮亮了起來。項永年先生要我仔細看一只沒有袋子蒙臉的靈芝。那只靈芝身上,歇了一枚陽光,像蝴蝶一樣翕動,流露出禇色虛幻,有如一個仙子。我說,這靈芝多像幻境里的精靈。項永年先生看我沒有明白他的意思,就用手指著那個靈芝說,你看它的周圍有什么東西嗎?看他認真的樣子,我蹲下身去,俯首再看那只靈芝。靈芝的周圍有煙霧浮動,極淡的,仿佛一支曲子正余音裊裊。

      這靈芝怎么像動物一般,有了某種靈性?項永年說,這些像煙一樣的東西就是孢子粉。這個靈芝正在工作,把體內的孢子粉如抽絲一般揮發出來,飛散到空氣中,曰“噴射”。密林里的空氣成分,便有了靈芝孢子粉的組成。我做了一深呼吸,吸入了原汁原味的靈芝孢子粉和這山中的仙氣。

      有一條小蛇,綠色、透明,像玻璃做成一樣,在水邊的樹枝上休息。我站在遠處給它拍照。它蠕動了一下身體,擺出一副優雅的樣子,似乎很配合。這里要做成一個野生靈芝博覽園了,不僅是馴化野生靈芝基地。龍泉,中華靈芝第一鄉,那一年九月,第二屆中國靈芝大會在龍泉召開,梅地原生態準野生靈芝栽培基地,是大會指定觀摩點。

    編輯:謝巍
    长腿美女被狂草视频